文摘网  > 随笔美文 > 学生随笔 > 冯根林||该不会是那个了吧?

冯根林||该不会是那个了吧?

2019-09-01 09:31来源:投稿作者:无名阅读:285

    ●冯根林(安徽)

  窗前有一棵老香椿,总是默默地立着。一年四季保持着同样的姿态。杏花开谢,桃花正艳,油菜花灿烂了田野,垂柳的丝绦绿了襄河两岸。但是,在这春意盎然的时节,窗前的椿树连一粒米芽都不冒出来,好几个月都在沉思默想。每到春天,我总是在心想担忧——不会是那个了吧?我忌讳讲“死”字。

  暮春时节,与友人一同登神山,在枝叶葱茏中见到一大片枯树林,我惋惜地说:“这么多树都那个了,真是可惜啊。就像绿海中的焦斑,灼眼。让人心痛。”同伴说:“谁说它们死了?它们正做春梦呢。你不知道的美梦。”

  于是我从他的口中得知,这样在暮春酣睡的树,名叫犟檀,它是檀树的一种,但又与之不同,在其他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之际,它瞑目沉思,声息全无。外行的人都以为它们死了,内行的人知道它正耍着犟脾气:举世皆醒,唯我独酣。它不喜欢赶趟儿,它要特立独行。土著导游还对我说:此树是神仙的拐杖,神仙飞走了,留下了它们。经此提示,我顿时看出了犟檀与众不同的仙风道骨。

  深秋再来神仙洞,“落叶满空山”,峰峦金色层染,但犟檀林兀自青黛,远远看去仿佛沙漠中的绿洲。那些犟檀炭黑的主干傲然挺立,油绿的叶子临风飘舞,在漫山遍野的萧瑟中跃动着生命的灵性,别具一格,卓尔不群。

  犟檀终归还是檀树,是乔木,不可能长绿,最终它也是要落光叶子的。但它的倔犟使得它成为神山独特的风景。别的树丰满的时候,它嶙峋着瘦骨;别的树沧桑的时候,它勃发着生机。它迟发芽迟落英,不附和不迎合,不被湮没不被同化。它犟出了一番新气象新天地。

  性格决定命运,犟檀比檀树更结实,更坚强。风摧不断,雪压不垮。它的木质细密,富有弹性,是做扁担的上佳材料,它是最有韧性又最能负重的树木。现代人不用肩挑背驮了,扁担成为一种纪念性的劳动工具,犟檀就永远扮演着神仙拐杖,安然地生长在神山。

  我窗前的老香椿也和犟檀一样,它在春天的暖风里闭目养神,它被繁花簇拥着酣睡,它尽情享受着明媚春光。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无忧无虑地沐浴着暖阳。

  直到五月初,它才慢慢张开眼睛,吐露第一颗嫩芽,接着,仿佛就一夜时间,就枝繁叶茂了。路过的邻居们,都吃惊地喊:它又活过来了。结伴而行的人,纠正道:它根本就没有死啊,它不过是睡过头罢了。它不喜欢早睡早起,非要慢半个季节。

  我立在窗前,看着它暗红的叶子,不禁笑了。香椿的新芽是上好的食材,老椿树隐忍着潜伏着,它的不动声色,就是绕过猎食者的贪馋。当人们厌倦或者忘记四月香椿芽的美味时,它才悄悄醒来。

  因此,我们知道,树也会独立思考,树也有智慧。

  ●作者简介●

  冯根林,嘉山师范毕业。

相关专题:神山香椿冯根林窗前神仙叶子

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冯根林||该不会是那个了吧?的感言
加载中......
发表感言

学生随笔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