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摘网  > 主题美文 > 自然美文 > 王安霞:冷 冬

王安霞:冷 冬

2019-09-07 09:30来源:投稿作者:无名阅读:203

    文/王安霞

  太阳敷衍着,像只泻黄的蛋没有一丝暖意,北风扯着嗓子徒劳漫卷,硬梆梆的土地一毛不拔,草根秸秆冻在凹凸的冰层内,琥珀似的光滑剔透。一棵棵树,毫无防备地褪去了枝繁叶茂,拉进澡堂子般光秃秃了无遮拦,在房前屋后尴尬矗立。一群孩童叫嚣着从巷子这头跑向那头,他们眼睛清澈,鼻涕晶莹,脚下扑棱着扇着翅膀的鸡,身后紧跟低眉顺眼的狗,这一切叫天子般从旧时的画轴里呼啸而出......

  孩童的余音常常扯我悄然入画,觅寻当年挑水担粪时的踪迹。女孩子脸皮薄,担水不怕出力,挑粪就怕见人。天刚擦亮,一遭粪喘着粗气已送到田里,嘴边的围巾被哈气冻得硬梆梆,搓蹭着通红的脸颊,带着手套的指尖也早已麻木。一早上三担粪,一遭半个小时,不抓紧时间就要耽误上学。

  扁担肩头位置缠着软和的旧毛巾,家里弟妹小离不开,慈心的母亲便尽力贿赂一根直硬的木头,好对她的女儿多些仁爱。两边的粪桶可不买账,终是铁面无私地压在幼嫩的肩头。一块块修砌整齐的石堰,东方斑斓多彩的晨曦,满目伏地枯黄的野草,不离不弃守候在冬的田野,这些都是忠实的陪伴者。空寂的大地,崎岖的山路,一方孱弱的身影咬牙前行,甩开的胳臂雷厉如风,“力是奴才,用了再来”,奶奶如是说。

  最后一担粪,体力不支到极点。扁担上缠裹的棉布长出细碎的牙,狠狠啃噬着肩头的皮肉,脚下灌了铅一样沉重,撑撑脖子挺挺腰,脚步依旧不停。一棵树瘤横生的歪脖子树,如一个启程或抵达的标记屹立于目极之处,人树对峙一路而行。它摆出一副“望山跑死马”的苛刻,逼迫每个从不委降重任却时常劳其筋骨的劳碌者,肩挑手扛向着那块叫“南坡”的地步步迈近......

  冬天下雪,顺理成章,瑞雪兆丰年;冬寒而无雪,天干心燥,憋闷窝上火,混混沌沌像在策划着一个不可告人的阴谋。最冷的那天,大伯去世了……万物枯竭,亲人离去,无情的死亡在这个冷冬揭竿而起,从大地深处一直围剿到人的心底。天地一片苍茫,灰蒙蒙如同倾下巨幅挽联,悲痛无以加复。

  月牙如勾,白烛瑟缩,哽咽低泣逶迤蛇行,阴冷渗透到人的骨缝里。大伯躺在棺内,消瘦得难以相认,他少小离家讨生活 ,特殊时期遭磨难迫害,后初心不改造福一方百姓,他是整个家族的骄傲,临终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家,失语的唇齿翕合着,口型对应全是老家的村名。最终还是没能回去,故人难归故里,亡灵在那个冷冬走失,迷失在异域公墓,葬礼上老听一个声音冲家的方向呐喊着,回家——

  遗像里,大伯愁楚微笑。下雪了,一团一团杂乱地飞,粘滞在冰冷的镜框消逝而下,多像大伯的老泪纵横!真冷,像赤脚踩在冰层上,身心俱惫。梭罗说“野地里,隐含着这个世界的救赎”,也包括这方异域的公墓吗?生离死别,在那个冷冬又开辟出另一番的冰天雪地来。

  你不知道,有时候明明是酷暑三伏天,也竟似三九寒天般凛冽蚀骨。邻居二狗死了,一口惨白的棺材突兀横放在适才还谈笑风生的二狗娘面前,婶子瞬间瘫软在地,她仰天恸哭,咬牙切齿地撅骂二狗爹,那个老烧骨咋没去替了俺儿的死?看他咋有脸回来——学校老师咋舌惊慌地鱼贯而入,又面色死灰鱼贯而出,他们张嘴冒热气语不成句,一头一头冒汗。前些天暴雨灌满坑池,高中的二狗跟随父亲 游弋玩耍。父亲教体育,水性极好,数次施救落水轻生者名声在外,“恁好水性没救出儿子?”大家猜测质疑。

  夜色掩映下,又一具棺材畏首畏尾地抬来,并头放在了二狗的棺木旁,二狗娘红肿着眼睛迟钝狐疑,二狗爹赫然躺在里面!二狗娘神情瞬间恍惚,瘆瘆地笑出了声,“你个死东西,没看好孩子,自己还躺着装死——”

  施救落水人最怕被水淹者死抱不放,二狗爹救旁人都会狠命地扯住那人头发衣领不让其近身,可眼看自家儿子命在旦夕,他章法大乱,乱急生悲,爷俩死了一对。悲伤笼罩如盖,严严实实扣在二狗家的上空。埋人那天,两口棺材一前一后,无声无息穿街过巷,整个村子被泪水淹没。继之,二狗娘突然失踪,找到时,她半跪在村北庙前的一棵柏树下,已上吊自尽。老家的冬本来就长,那一年的冬又张着血盆大口无情吞噬了夏,只留下一个湿漉漉的沉重影子,潮湿在往事的不堪回首。

  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,这声音穿越两千年的风霜,风尘仆仆訇然响彻于我我的大伯我的乡邻人世的头顶,振聋发聩,底气十足。深思遥想,也许,垓下之战是项羽的夺命冷冬,匈奴牧羊是苏武的信仰冷冬,《许三观卖血记》是余华心中的卑微冷冬,正值壮年的本家弟弟,突发脑梗半身不遂,男子汉大丈夫见人就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,俨然走进风雪无望的冷冬……人世坎坷,有人负累在心,有人负累在身,不如意十有八九,这些个冷冬块垒以不同镜象不同层次,在宽阔而深远的世间起伏莅临,如影相随。

  “这里有绝望,但慰籍的到来同样势不可挡。”外域诗人 苏珊.桑塔格说。那夜晚归,寒风凛冽,偶见一小女孩怯怯站于车来车往的路边,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哥先我而至,跑去牵紧了小女孩的手送过马路,遂心头一暖。

相关专题:王安霞二狗娘二狗冷冬肩头大伯

阅读感言所有关于王安霞:冷 冬的感言
加载中......
发表感言

自然美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