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摘网  > 随笔美文 > 生活随笔 > 任润刚:冬雪飘飘

任润刚:冬雪飘飘

2019-08-29 01:32来源:投稿作者:无名阅读:154

    文/任润刚

  冬日,没有缤纷的色彩和浓烈的阳光,大地呈现出少有的静谧与空旷。就在这时,一场冬雪掩盖了原野袒露的一切,为春天埋下了伏笔。皑皑的积雪在脚下发出欢快的“咯吱、咯吱”的声响,松散得如细砂。

  雪花绽放于九天之上,她是碧空之仙女,苍穹之公主,宇宙之天使。它飘飘洒洒从天而降,轻轻盈盈铺地而来,覆盖山脉和草原,便有了“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”的宏伟气象;她覆盖田野,便有了“万亩麦苗雪中青”的勃勃生机;她覆盖树木,便有了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神奇风光;她覆盖道路,便有了“万径人踪灭”的佳境。

  小的时候,每当下雪,那是最好玩的时机,一群同伴不顾刺骨的西北风,在飞雪中喊叫着,跑跳着,有时仰着头张着嘴接落雪花。在野外狂跑不止,直到身上出了汗才停下来,冷风一吹,身上冷飕飕的。一场大雪后,雪像厚厚的被子把麦苗严严实实裹盖起来,预示着明年小麦又是一个好收成。这时候,整个世界披上了银装,一切都鼓胀起来,马路上已少了行人和车辆,万物噪声,连鸟儿也迷失了觅食的方向,在空中划过,发出饥饿无助的鸣叫。

  大雪过后,田野的坑坑洼洼沟沟壑壑被填补得平平展展,这时野兔无处躲藏,大雪成了它们的“灭顶之灾”。人们牵着猎狗在雪地上寻找野兔的足迹,一旦发现目标立即追上去。野兔虽然平时跑得很快,但这时由于在深雪里跑,后腿容易蹬空,使不上劲,很容易成为猎中之物。

  有的年头,一冬天无雪,到了年关喜降大雪,这叫“干冬湿年”,正是“瑞雪兆丰年”,一下平添了温馨喜庆的新年气息。年关一到,小孩跟着大人清扫院落街道,贴对联,放鞭炮,磕头拜年,一派热闹景象……

  多少年过去了,对雪花的情趣仍记忆犹新。每逢飘雪时,便有意让雪花亲吻我的眼角,深情地把忧愁的泪珠融化;让雪花一遍遍抚摸我的脸颊,轻轻地把堆积的哀伤拭擦。当太阳光芒四射时,在白色雪地上印下我一串疾奔的足迹……

相关专题:咯吱任润刚覆盖大雪野兔雪花

阅读感言所有关于任润刚:冬雪飘飘的感言
加载中......
发表感言

生活随笔推荐